相关文章

深圳地道走私案始末:通道直通贯穿深港的下水道

  20米的地下通道直通向贯穿深港的下水道。手机、芯片等电子产品就这样通过下水道进入地道,从香港进入深圳。每天出货一次,仅8月25日,深圳海关就当场查获走私物品货值达160万元,偷逃税额达27万元。

  相比利用加工贸易、报关等方式进行的走私,地道走私成本、技术含量较低,也只在深港边界这样的特殊地段才能施展。此前深圳海关缉私人员曾查获利用空中索道进行的走私

  神秘举报电话牵出地道走私案

  “先是神秘电话举报,有一个走私团伙在沙头角利用下水道进行走私,每天货值达上百万元。但并没有说清楚地点。”深圳海关缉私局副局长宋敏的记忆里,接到举报电话之前,他们曾经破获过在靠近边界地区租用高楼利用空中索道进行走私的案件。“既然走私分子能走空中,完全有可能走地道啊。”只是此前深圳海关还从没破获过下水道走私案件。

  沙头角这个地址范围太大,没有办法,深圳海关缉私局只能加大对沙头角地区的巡逻力度。很快,巡逻队在沙头角18区一处出租屋附近发现了很多可疑人。“可疑人都是‘看水族’,就是替走私分子望风的人。”这时候,缉私人员再次接到神秘举报电话:“沙头角18区,有人利用地道进行走私,有专车负责接送。每天走私货值超过200万元。”

  “是不是在出租屋附近?”宋敏回忆说,经过缩小范围侦察,沙头角18区,只有上面提到的出租屋疑点最大。那些“看水族”每天上午9点出现在出租屋周围来回转悠,下午15点全部撤走。连续几天都有一辆经过改装的蓝色货柜车进入出租屋所在地的巷子,蓝色货柜车不同于一般的货柜车,经过改装后,它是侧门全部可以打开,随后有几个人提着箱子从出租屋出来,放到货柜车上,整个过程不到3分钟。货柜车马上开走。

  “‘看水族’都有很强的反侦察经验,因此穿便衣的缉私人员不敢靠得太近。”只能录像后,回来仔细分析,但侦查人员始终想不通,货只出不进,那货是从哪里来的呢?“很可能是通过地道。”宋敏解释说,如果出租屋确实是走私窝点,它离深港边界的铁丝网只有不足20米的距离,那很可能就是通过地道进行走私。客观条件是,河岸两边树木茂盛,便于隐藏。一般走私都是在夜间,这边的出货却是在白天。缉私人员由此分析,这很可能是极有组织的一个走私团伙。

  8月25日中午12点40分,蓝色货柜车再次开进巷子,停放在出租屋阳台外面,司机打开侧门,发动车,然后站在车子旁边。早已在此蹲守了20多个小时的缉私队员迅速出动,冲进出租屋,当场查获了手机、芯片等电子物品,此时,大部分货物已经装进蓝色货柜车,手机800多部,芯片12万个。5名刚从地道中爬出来的男子也被当场抓获。

  出租屋是某公司的单身公寓,106房。在这个9平方米左右的空房的右角有一个60多厘米见方的洞,下面就是地道,跳下1米多深的地道后,借助探照灯,再往里就只能爬行了。地道里满是渗水,恶臭扑鼻,地道特别狭窄,总长约20米,出口处连接下水道。“当天抓获的7名走私嫌疑人都是1.6米左右,十分消瘦的男子。”

  “这个团伙的幕后老板是个香港人,他们分工特别严密。”宋敏介绍说,香港老板负责提供货源;李某(香港人)是香港方负责运货到深港边界线的主要成员;叶某、刘某是团伙在深圳的主要成员,负责指使搬运工通过地道到香港接货、管理“看水族”。“挖地道不是一般工程,是个大工程。”走私团伙开凿这条仅可容纳一人爬行通过并与贯通深港的下水道相连的地下通道用了半个多月。他们还在地道内铺设木板以方便滑轮车滑行。

  此前,他们曾利用位于沙头角边境线附近深创汽车修理厂内西北角的下水管道走私过两次,后来无法忍受该下水管道的恶臭,于是才变换地点。选择18区106房作为走私窝点。

  走私时,搬运工带上装货的滑轮车进入地道内,然后爬到下水道,在位于深港边界线的下水道口与李某接头,随后将货物放在滑轮车上,通过接力的方式将滑轮车搬到地道口,再用滑行的方式将滑轮车推到地道在出租屋的入口。

  为掩人耳目,走私分子在106出租屋阳台的防盗网和木板上锯开一个缺口,并在接货货车车厢侧门上焊接了一个夹层,走私分子将走私物品放在木梯内从阳台的缺口上直接滑到夹层内。同时在货车车厢右前方的底板上锯开一个缺口,卸货时从该缺口直接放出车厢,不用通过打开车门卸货,避免在装、卸货时被周围居民发现,还可以大大缩短时间。

  走私的升级换代

  “挖地道走私,这要靠团伙作战,也是近年来才出现的一种走私方式。”深圳海关一名缉私人员介绍说,早年深圳走私更多的是个人赴香港,通过一些手段带回一些稀罕或者高档的物品,然后在内地销售赚取差价。“有点投机倒把的性质,远没有像现在组织分工这么细密。”相对于加工贸易、报关等技术含量高的走私,上面这些都是民间走私的范畴。从上世纪80年代至今的20多年里,走私物品逐渐升级换代,而随着经济的发展和深港之间众多免税协议的签订,深圳海关的监管也逐渐放松。

  1984年,13岁的陈帅第一次从深圳罗湖过关去香港,“那时候查得很严,眼镜、手表、鞋子等等都要仔细检查,而且要登记”。过一次关要花很长时间,那个年代去香港的人少,而且大多数都是探亲。当时深圳只有罗湖和文锦渡两个对外开放的口岸。早上三四点钟就要去关口排队,领一个号码。唯一不用检查的是衣服,那时候大陆经济差,很多去香港探亲的人,会从香港带回很多亲戚的旧衣服,海关的人也明白,所以可以免检。相对来说,香港海关查得很松。“带出去的东西都要申报,所有申报的东西,也必须全部带回来。”

  那时候走私主要是电子表,有的人两个手腕上会戴上几只电子表,或者藏在旧衣服里。一只电子表在香港只卖几元钱,但带过来,就能卖几十甚至上百元,而且当时带一两只电子表还是比较容易的。按照当时的规定,凡是在香港居住三个月以上的,可以带回一个大件和一个小件。大件包括,、洗衣机等,小件则是手表等,前提是自用。1984年,陈帅和家人第一次去香港就带回了一台平背冰箱,那时候大陆没有这种冰箱,花了大约900港币。当时是在香港付款,然后由中旅负责统一配送到北京、上海、广州等几个大城市,陈帅他们就是去上海取的冰箱。这个过程中,很多人就通过各种方式带回了几台冰箱或洗衣机等大件物品,然后转手卖给别人,由此赚取很大的差价。至于走私电子表、手表就更平常了。不过现在基本没有走私电子表和手表的了。深港签署协议,对70多种产品实行零关税,其中就包括香港本地产的电子表。陈帅笑称,2005年他在香港花480港币买的手表,回来发现在淘宝网也是480元,还是人民币。走私手表已经基本没有什么利润了。

  1988年,成了走私的主要物品,深圳很多渔民,驾驶渔船前往公海,在公海购得二手摩托车配件,然后回到深圳进行组装销售,有的直接用船运送集装箱走私整车。1992年,走私物品升级成了手机。“水客”把手机绕成一圈捆在腰间,然后带过关。这之前联系好下家,很容易出货。一部手机在香港的价格和深圳能差1500元左右。这个时段,轿车走私的手段也越来越多样化,很多时候,香港人开着一辆进入深圳,两三天后,报丢,实际上,是私下卖掉,经过改装,一辆全新的车挂上了内地某个省份的车牌。还有的是利用汽车油箱走私,把走私的物品用油纸包好,放进汽车油箱或者车轮胎的夹层里,这样可以很容易逃避海关人员或者警犬的检查。

  经过20多年的发展,走私的样式日益多样化,但相对来说,过关查得越来越松。在陈帅的记忆里,五六年前,带相机出关都要仔细检查,登记。如果漏检,回来时,就被当作带进的物品,要交纳关税。“现在即使你把相机挂在胸前过关,海关工作人员也基本不会检查。回来后,也不用申报交税。带一两部相机、手机都很正常了。”以前是人工验放,现在是电子数据对碰,车辆在5秒内就自动通过陆路海关闸口。经过多年发展,深圳海关旅客、车辆的通关速度全国领先。通关速度加快的同时,监管势必不如从前。“水客”蜂拥而出。

  深圳海关相关人员介绍说,去年以来,进出境旅客特别是“水客”携带走私手机进入高发期,占海关查获此类案件的90%以上。走私者往往将手机绑在小腿、腹部及大腿私处等,携带过关。其次是用随身的行李及衣袋走私。走私集团在香港廉价收购二手手机(每部大约在150元至300元之间),在香港罗湖火车站雇佣45~50岁的人,入境时手中不携带任何行李,手机绑藏在身,“逍遥”过关。

  “现实是,现在过关去香港越来越方便,就像在市内坐公交车一样,刷卡盖章即可以过,根本不用申报检查。”在深圳居住多年的陈帅说,很多朋友周末都会去香港玩。与这种经济、双向交流快速发展相对的是,作为全国最繁忙的海关之一,下设17个分关的深圳海关,业务范围包括深圳和惠州,它的旅检业务占全国的55%,加工贸易监管占全国的1/5,快件监管占全国的1/3,运输工具监管占全国的70%。与当年只有罗湖、文锦渡两个口岸相比,现在深圳海关管辖的各类口岸已经增至15个。

  如果把走私看做一种投机倒把,那么这种投机倒把很方便,而且利润空间相当大。一般每带一部手机货主付“水客”100元左右,一次带10部手机,入一次关,平均要1小时,这样1小时就可以赚1000元左右,来钱相当快。而且风险很小,目前通关基本是“开放式”,很少对旅客进行人身检查,即使被查到了,若达不到偷逃税款5万元的起刑点,最多只能没收罚款处理。“水客”们一般都会钻这个空子,带货不会超过5万元。“水客”走机成功,入境后就直接送到深圳福田区的通讯市场,更换新的外壳后,层层批发走上柜台。

  现在走私的物件越来越高科技,硬盘、软件成了这几年走私的主要物件。一旦政府加大反走私力度,深圳的电脑价格马上就上涨,这是一个走私的晴雨表。与走私的升级换代相伴的是货值越来越高,传统的“水客”走私自然不能满足,而且一旦被查,硬盘、软件等将会损失巨大。于是,地道走私应运而生。实际上,在2003年,深圳海关人员曾经在深圳下步庙南区37栋靠近深港边界的民房内,发现过一个地道,只是当时该地道正在开挖,还没有投入使用。8月25日沙头角的地道案成为深圳海关破获的第一起利用地道进行走私、人赃并获的案件。-

  相关专题: